您現在所在的位置:首頁 > 以案說紀說法
貴州省委原常委、原副省長王曉光案以案促改工作啟示:斬斷茅臺非法利益輸送鏈 推進名貴特產特殊資源專項治理
信息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 發布時間:2021-01-20

  2019年4月,重慶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公開宣判貴州省委原常委、省人民政府原副省長王曉光受賄、貪污、內幕交易案。圖為審判現場。(資料圖片)

  紀實專題片《國家監察》中披露,王曉光家中有一間房子堆滿了茅臺酒,數量達到4000多瓶。圖為部分涉案茅臺酒。(資料圖片)

  茅臺酒是重要民族品牌,在我國經濟社會生活中地位獨特、備受關注。一段時間以來,少數黨政領導干部和企業管理人員,將茅臺酒作為謀取私利、享樂奢靡的工具和政治攀附、利益輸送的媒介,王曉光案就是典型案例。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下,中央紀委國家監委推動貴州省委深化以案促改,開展領導干部利用茅臺酒謀取私利問題專項整治,進而在全國范圍內開展領導干部利用名貴特產特殊資源謀取私利問題專項整治,及時清除這一黨內政治生態和社會風氣的重要污染源,有力推動經濟社會持續健康發展。

  “茅臺酒亂象”背后的腐敗和以權謀私問題

  2018年3月31日,國家監察委員會揭牌不到10天,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對貴州省委原常委、省政府原副省長王曉光涉嫌嚴重違紀違法問題立案進行審查調查,成為國家監委成立以來查辦的第一起案件。經查,王曉光嚴重違反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中央八項規定精神、組織紀律、廉潔紀律、工作紀律、生活紀律和國家法律法規,特別是長期亦官亦商、官商勾結,把黨和人民賦予的權力作為攫取私利的工具,嚴重污染貴州政治生態,造成惡劣的政治社會影響。2019年4月,該案一審宣判,判處王曉光有期徒刑二十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一億七千三百五十萬元。在王曉光嚴重違紀違法問題中,茅臺酒是突出的“關鍵詞”,他集喝酒、收酒、賣酒于一身,僅通過茅臺酒就獲取數千萬元的巨額利益。

  一是利用特權,違規經營。2010年至2017年,王曉光通過向時任貴州茅臺集團總經理袁仁國(已被查處)等人打招呼,幫助家人和親屬先后取得4家茅臺酒專賣店特許經營權,從中非法獲利4000余萬元。

  二是利用職權,收受賄賂。茅臺酒在市場上一直緊俏,具有“硬通貨”性質。王曉光不僅利用逢年過節等各種機會,大肆收受一些商人和干部送的茅臺酒,還授意他人去自家門店高價購買茅臺酒賺取中間差價。在其家中等處扣押各類茅臺酒4000余瓶,既有國宴茅臺酒、年份茅臺酒,還有其他各種紀念版茅臺酒。

  三是雁過拔毛,貪占便宜。王曉光以公務接待為名,要求某單位使用公款購買價值100余萬元的茅臺酒,每逢周末都拿上幾箱帶回家中,以“老鼠搬家”的方式將大部分茅臺酒占為己有、積攢變賣。他還安排身邊工作人員從某市委接待處領取價值90余萬元茅臺酒,部分被其私吞侵占。

  四是亂批條子,違規批酒。王曉光不僅通過打招呼獲得專賣店特許經營權謀利,還假借61家單位名義開具購酒函、親自批條,從茅臺集團獲得大量的茅臺酒定額指標并倒賣,從中牟取巨額利益。

  從嚴懲“涉酒腐敗”到推動全面整改、源頭治理

  名貴特產是地方的特殊資源和金字招牌,決不能成為斂財的“搖錢樹”、送禮的“敲門磚”、變現的“硬通貨”。王曉光案折射出黨政干部“不廉”與企業管理“不善”相交織下的茅臺酒亂象,揭開了領導干部利用地方名貴特產特殊資源謀取私利、享樂奢靡的蓋子,發現了背后存在的利益輸送、權力尋租、權錢交易的腐敗以及政治攀附等問題。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堅持既查處腐敗案件,又著力以案促改,在向黨中央呈報王曉光案件審查調查報告的同時,一并提交關于王曉光一案反映的茅臺酒亂象問題的調研報告。習近平總書記作出重要指示,要求從體制機制上深挖細查。中央紀委常委會召開專題會議傳達學習習近平總書記重要指示批示精神,要求從茅臺酒亂象問題上舉一反三,著力解決領導干部利用管轄范圍內的特殊資源謀取私利問題,并對貴州省專項整治提出具體要求。貴州省委高度重視,當即成立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由時任省委書記孫志剛擔任組長,以改革的思路、市場經濟的規制完善企業內部治理結構,有重點、分步驟推進王曉光案、袁仁國案的以案促改和“茅臺酒亂象”的專項治理。

  ——聚焦源頭,去疴除弊,完善茅臺集團治理結構

  一是將專項整治作為加強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斗爭的重要切入點,加大問題發現查處監督力度。以茅臺集團原黨委副書記、董事長袁仁國案為突破口深挖徹查,嚴肅查處茅臺集團原總經理劉自力、茅臺集團原副總經理高守洪等一批“靠酒吃酒”的“酒蠹”。同時強化日常監督,對涉酒問題線索實行專賬管理,從歷史和現實的角度把握分寸、分類處置和恰當處理。

  二是把徹底杜絕“特權店”、“后門酒”作為工作重點,斬斷利用營銷權搞利益輸送的源頭。集中調閱檢查2045家茅臺酒專賣店、特約經銷商審批檔案,從中分離出數百家超越正常經營的專賣店予以堅決取消;整頓領導干部對茅臺銷售“打招呼”的不正之風,取消茅臺集團內部批條銷售量2500噸。全面停止審批新增專賣店、特約經銷商和批條零售。制定實施《理順和規范茅臺酒流通體制方案》,探索建立適應現代企業管理、透明高效的市場營銷體系。

  三是把完善制度、促進改革作為重要目標,全面提升茅臺集團治理效能。緊盯質量生命線,推動茅臺集團加強對原材料采購、生產、基酒等各環節質量監管,確保茅臺酒質量不滑坡。加強對子公司、定制酒以及茅臺酒以外多行業無序投資等的清理規范,實現資源配置更加合理、主責主業更加聚焦。健全供應、采購、基建等各方面管理制度,深化各層級機構改革,構建“用制度管人、用流程管事”的現代企業管理機制。頒布《領導干部插手茅臺酒經營活動打招呼登記備案制度》等61項制度,出臺“三不準”禁令(各地各部門不準強制要求茅臺集團融資擔保、參股投資和向茅臺集團攤派),為茅臺集團生產經營營造良好發展環境。

  ——查辦一案,治理一方,推動貴州全面整改

  一是狠抓執紀執法辦案,強化“不敢腐”的震懾。嚴肅查處領導干部違規違紀違法購酒、販酒、批酒、收酒、送酒、用酒等問題。堅持領導干部自查和茅臺集團內部清查同步進行、相互印證。對未如實報告的,立案審查調查11人、組織處理47人。專項整治以來,全省共查處領導干部違規收送使用茅臺酒等問題594起,給予黨紀政務處分453人,涉嫌犯罪移送司法機關120人。

  二是狠抓建章立制與深化改革并舉,強化“不能腐”的約束。制定出臺《關于嚴禁領導干部利用茅臺酒謀取私利的規定》、《貴州省黨員領導干部利用茅臺酒謀取私利行為紀律處分規定》,開出“負面清單”,將制度執行情況納入民主生活會對照檢查、領導干部個人有關事項報告以及各級黨委(黨組)落實主體責任的重要內容,加強對制度落實情況的監督檢查。

  三是狠抓專項警示教育,推動警示教育與“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相互貫通,增強“不想腐”的自覺。將做實同級同類警示教育貫穿“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和專項整治全過程,在貴州省反腐倡廉警示教育基地設立專項整治展廳,在茅臺集團建立茅臺廉政教育館,作為永久性警示教育基地,要求今后凡是來貴州工作的領導干部,凡是到茅臺集團工作的干部職工,都要到場接受教育。

  ——由點到面,舉一反三,推動全國同類問題治理

  一是加強頂層謀劃部署。習近平總書記要求,結合“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對黨政領導干部、國企管理人員利用名貴特產特殊資源謀取私利問題進行專項整治。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印發《關于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重要講話精神嚴肅整治領導干部利用名貴特產類特殊資源謀取私利問題的通知》。十九屆中央紀委三次全會對整治領導干部插手特殊資源作出專門部署。中央紀委機關會同中央主題教育領導小組印發《關于在主題教育8個專項整治中整治領導干部利用名貴特產特殊資源謀取私利問題的通知》。31個省(區、市)、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和絕大多數中央國家機關部門(單位)都制定下發了專項整治實施方案或工作意見。

  二是因地制宜排查整治。中央紀委牽頭,各地區各部門各單位切實擔負起整治主體責任,結合實際開展自查自糾,各級紀檢監察機關認真履行監督責任,與貫徹落實中央八項規定精神結合起來,與集中整治“天價煙”、“定制酒”結合起來,嚴肅整治“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等突出問題。四川省緊盯白酒經營許可代理權問題開展集中排查,發現黨員干部及其親屬參與產品經營問題線索57條。國家煙草專賣局摸排整治“天價煙”問題,集中整治領導干部利用煙草專營權謀取私利問題,全國煙草行業共查處案件111起,處理300人。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對黨政領導干部、國企管理人員利用和田玉等名貴特產、特殊資源謀利問題開展集中整治,嚴肅查處利用和田玉牟利突出問題109個,給予黨紀政務處分108人,移送司法機關處理44人。青海省堅決整治領導干部違規公款購買、收送占用、插手干預或參與經營冬蟲夏草和昆侖玉等名貴特產問題。西藏自治區組織對領導干部利用冬蟲夏草等名貴特產、特殊資源以權謀私、搞利益輸送等問題進行集中整治。銀保監會重點整治領導干部和監管干部收受監管或服務對象紀念幣(鈔)等金融“土特產”問題。

  三是健全長效治理機制。各地區各部門各單位堅持標本兼治,針對存在問題完善制度規定。財政部印發《關于加強對公款違規購買名貴特產資金支付行為監控有關事項的通知》,完善中央財政預算執行動態監控系統預警制度,加強對公款違規購買“天價煙”、“定制酒”以及翡翠玉石、冬蟲夏草等名貴特產資金支付行為的監控。四川省印發《關于嚴禁領導干部利用地方名貴特產謀取私利的規定》,列出“六個嚴禁”負面清單。中國人民銀行修訂完善《中國金幣特許零售商綜合業績考核辦法》,制定《貴金屬紀念幣零售指引》,加強對紀念幣(鈔)管理。國家煙草專賣局制定《關于構建“天價煙”防治長效機制的意見》全面推行“禁止批條煙、貨源信息公開、投放規則公開、投放結果公開”規定。

  推進政治生態、社會生態、企業生態一體重塑、整體優化

  從王曉光案以案促改切入,推動全國范圍內專項整治工作,有力解決了領導干部利用名貴特產、特殊資源謀取私利問題背后的政治問題、經濟問題、腐敗問題、作風問題,達到了政治效果、紀法效果、社會效果有機統一,推動了政治、社會、企業生態整體優化。

  ——實現了“治茅臺亂象、揚國酒美名”雙重目標。專項整治糾正了干部員工涉酒歪風,堵塞了制度機制漏洞,鏟除了滋生腐敗的溫床,推動企業生態“系統性修復、深層次凈化、漸進式向好”,實現了治理效能和發展動能的提升。從營銷改革看,茅臺集團將從“關系戶”手中收回的銷售指標通過自營直銷、大型電商等平臺投放市場,社會渠道占比累計下降20個百分點,不僅沒有造成市場波動,反而增加了國有收益約107億元;從發展效益看,2019年茅臺成功實現歷史性突破,提前一年完成了企業“十三五”規劃目標,呈現“增長穩步、發展穩固、預期穩定”良好發展態勢。

  ——剎住了公款購買名貴特產的奢靡之風。貴州對全省黨政機關和國有企事業單位在中央八項規定出臺后購買的酒類資產進行全面清查封存。云南省對自查發現用公款購買庫存的高檔煙酒、茶葉、紀念品等物品及時清理、規范處置,確保“零庫存”。江蘇省常州市對公款購買、黨員干部違規收送“煙卡”以及煙酒店違規發售、超配額發售“煙卡”問題開展集中整治,29家單位、72名黨員干部上交“煙卡”273張,退交違規資金129余萬元。

  ——遏制了全國面上“靠啥吃啥”亂象。截至2019年底,全國查處利用名貴特產特殊資源謀利問題2848個,處理4217人,處分2009人,通報曝光典型問題856個。吉林省紀委監委印發《關于警惕掩藏在名貴特產背后的腐敗和作風問題的通報》,在全省開展警示教育。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紀委監委拍攝專題片《石頭瘋狂人亦瘋狂:和田地區部分黨員領導干部嚴重違紀案件警示錄》,對典型案件進行了深入剖析。通過專項整治,廣大干部知敬畏、存戒懼、守底線意識進一步提高,“靠啥吃啥”之風漸息。

  ——凈化了政治生態和社會生態。各地區各單位各部門結合“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深學細悟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學習黨章黨規和法律法規,通過減少公務接待支出,克服了迎來送往、應酬接待的陋習,糾正了畸形消費和禮尚往來的錯誤觀念,筑牢了勠力干事創業的思想根基。廣大干部衷心擁護,人民群眾紛紛點贊,社會風氣持續向好。2019年和2020年貴州省黨風廉政建設社會民意抽樣調查顯示,公眾對領導重視反腐敗程度、黨風廉政建設工作成效、干部作風和廉潔從政狀況、全省黨風廉政建設工作信心等4項正向評價性指標均達到90%以上,在逐年升高的同時創歷年新高。

  工作啟示

  領導干部利用茅臺酒等名貴特產、特殊資源謀取私利問題牽涉人多、涉及面廣、影響面寬,歷史原因、利益因素等盤根錯節,以案促改工作難度大,專項整治任務重,成績來之不易。總結王曉光案以案促改和專項整治工作經驗,有以下幾個方面的啟示。

  第一,加強統一領導,構建上下聯動機制,實現整體謀劃、系統推進。王曉光案以案促改工作之所以能夠由點到面、全面推進、徹底治理,根本在于有習近平總書記親自點題、親自推動,黨中央科學謀劃、堅定推進。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和各級紀檢監察機關靠前監督、跟進監督、全程監督,充分發揮了監督保障執行、促進完善發展作用;地方和企業黨組織強化政治擔當,主要負責同志扛起政治責任,親力親為推動落實,真正把“兩個維護”落到實處,實現全國上下一盤棋,形成以案促改整體合力。

  第二,一手抓整改、一手抓建設,實現以案促改與企業發展兩手抓、兩促進。王曉光案以案促改工作緊緊圍繞統籌推進正風反腐和做大做強國有企業這條主線,聚焦解決領導干部“不廉”與企業管理“不善”相互勾連、政治問題和經濟問題相互交織,摸清“靠”和“吃”的套路,斬斷“收”和“送”的鏈條,打好案件查處、警示教育、建章立制“組合拳”,實現以案促改與企業發展并行不悖、相得益彰,既封堵領導干部利用名貴特產特殊資源謀取私利“暗道”,又推動茅臺集團高質量發展。

  第三,聚焦群眾反映強烈的具體問題,找準了容易改的小切口,打開了促發展的大局面。王曉光案以案促改工作緊緊抓住案件特點,找準切入點、由易到難、深化拓展。從貴州的茅臺酒到各地各部門的“天價煙”、“定制酒”、“特供茶”、“名貴玉”、“珍稀藥”,從問題突出的茅臺酒專賣經營權到企業采購、生產、銷售、管理、基建、投資等全流程治理,從查處群眾眼皮底下的“茅臺酒亂象”到深挖隱藏背后的以權謀私、利益輸送,從以案為鑒、以案促改到專項治理、系統治理,始終立足于促進發展的重要目標,取得了以小見大、實實在在提高治理效能的良好效果。

  第四,堅持邊整改、邊總結、邊鞏固、邊推廣。王曉光案以案促改工作從先試先行到全國推廣,始終堅持查辦案件、倒逼改革、促進發展有機結合,一手抓黨風問題、反腐敗工作,堅持紀法情理貫通融合,精準運用“四種形態”清存量、遏增量;一手從“不能腐”上扎緊制度機制籠子,形成從“亡羊補牢”到“未雨綢繆”的整改工作機制;更是從以案釋紀等方面加強思想教育,解決“不想腐”的思想“總開關”問題。通過這樣一個工作閉環,形成整改、總結、鞏固、拓展的整體效應,確保案前監督、案中監督、案后監督的一體推進,促進紀檢監察工作堅定穩妥、扎實有效、高質量發展。(鐘紀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