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所在的位置:首頁 > 理論研究
時代專論 | 為中國式現代化保駕護航
信息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 發布時間:2021-01-21

 特邀嘉賓

  何傳啟 國際歐亞科學院院士、中國科學院中國現代化研究中心主任

  蔣來用 中國社會科學院中國廉政研究中心秘書長

  王 剛 南京師范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院長

  中國現代化前提是社會主義。堅持中國共產黨的領導,運用和發揮社會主義制度優勢,實現共同富裕,讓人民生活更加美好,這是中國社會主義現代化的基本價值理念和本質特征。

  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應該是廉潔程度相當高的國家,需要權力運行更為規范并受到有效監督,人們的廉潔意識程度更高,社會更為廉潔。紀檢監察機關作為黨內監督和國家監察的專責機關,必須增強“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做到“兩個維護”,自覺主動圍繞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目標來謀劃部署各項工作,為中國式現代化保駕護航。

  現代化既包括經濟、政治、社會、文化、生態的現代化,也包括制度、觀念和人的現代化

  記者:在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公報里,“現代化”一詞出現了20多次。我們該如何理解現代化?現代化究竟意味著什么?

  何傳啟:首先,現代化是一個世界現象,大致起步于18世紀,流行于20世紀和21世紀。其進程可分為兩大階段,第一次現代化是從農業經濟向工業經濟、從農業社會向工業社會的轉變,第二次現代化是從工業經濟向知識經濟、從工業社會向知識社會的轉變。其次,現代化是一種文明進步,發生在人類文明的所有層次、所有領域,既包括經濟、政治、社會、文化、生態的現代化,也包括制度、觀念和人的現代化。再次,現代化是一個發展目標。20世紀50年代以來,許多國家和地區的發展目標就是早日實現現代化。

  蔣來用:現代化最早是從工業化演變而來的,通常認為是生產力發生突破性變革的發展過程,主要內容和特征是手工勞動基本上為機器操作所代替。但現代化會導致整個經濟體制或社會制度、人們的思想觀念、文化素質、風俗習慣的變化。現代科學技術大量運用和普及后,對國家和社會治理提出了新的要求,需要其作出適應性調整和改革。當前對現代化的理解在不斷深化,已經大大超出了經濟社會領域,社會綜合發展觀取代了單純經濟增長觀,片面強調工業化和經濟現代化遠遠不夠, 還需要從心理、思想和行為方式上實現由“傳統人”到“現代人”的轉變。就廉潔治理而言,現代化是對國家治理的新要求,需要權力運行更為規范并受到有效監督,人們的廉潔意識程度更高,社會更為廉潔。

  現代化沒有一個放之四海而皆準的統一標準,每一個國家都有自己獨特的國情、獨特的現代化道路

  記者:把中國建設成為現代化國家,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是近代以來無數仁人志士孜孜以求的夢想。該如何理解中國式現代化?

  何傳啟:在我看來,中國式現代化有四個特色。首先,必須有黨的堅強領導。新中國成立以來,中國共產黨始終把實現現代化和民族復興作為奮斗目標。其次,必須獲得人民群眾的支持。現代化是中國人的百年期盼,實現現代化已經深入人心。其三,具有頂層戰略設計。從1953年第一個五年計劃開始,中國現代化建設就是按國家發展計劃或規劃,分階段有步驟地全面推進。其四,取得巨大成就。中國已經發展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明確了到2035年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遠景目標,一個更加現代化的中國正在變為現實。

  王剛:現代化是人類社會發展的必然趨勢,但現代化絕不等于西方化,它沒有一個放之四海而皆準的統一標準,每一個國家都有自己獨特的國情、獨特的現代化道路。中國式現代化不僅符合中國實際,體現了社會主義建設規律,而且也體現了人類社會發展規律,是合目的性與合規律性的統一。

  從歷史邏輯看,中國式現代化是后發的、外源型的現代化,與西方國家先發的、內源型的現代化不同。從人口規模看,中國式現代化是人口規模巨大的現代化。17世紀,荷蘭崛起時人口是百萬級的;19世紀,英國崛起時人口是千萬級的;20世紀,美國崛起時人口是上億級的。在一個人口規模達14億的國家實現現代化,這在人類歷史上從未有過,不僅將第一次徹底改變世界現代化人口的格局,而且將為世界上人口規模較大的國家探索出一條實現現代化的新路。從根本立場看,中國式現代化堅持“以人民為中心”。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在擘畫的基本實現現代化藍圖中,明確指向以人民為中心的現代化。從價值取向看,中國式現代化是實現全體人民共同富裕的現代化。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首次把“全體人民共同富裕取得更為明顯的實質性進展”作為遠景目標提出來,還特別突出強調了“扎實推動共同富裕”。從文化底蘊看,中國式現代化不僅淵源于悠久的文化,更具有開放、包容的特點,更加注重物質文明和精神文明相互協調。從實現路徑看,中國式現代化走的是和平發展的現代化,是開放、包容、互利共贏的現代化,是不同文明相互融合的現代化,這是與西方現代化截然不同的新路。

  蔣來用:中國的現代化與西方國家的現代化不同,也不同于新中國成立初期提出的現代化。

  首先,新時代中國現代化是讓人民生活更加美好的全面性的現代化,這已經超出了新中國成立初期提出的“四個現代化”目標,是根據社會主要矛盾發生根本變化新形勢提出的,不再局限于經濟科技領域,還包括社會、法治、文化、教育等眾多方面,尤其強調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堅持以人民為中心,而不是簡單為現代化而現代化。

  其次,中國現代化前提是社會主義。鄧小平強調:“我們搞的現代化是中國式的現代化。”堅持社會主義方向,堅持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堅定道路自信,運用和發揮社會主義制度優勢,實現共同富裕,讓人民生活更加美好,這是中國社會主義現代化的基本價值理念和本質特征。

  推進中國式現代化,必須健全黨和國家監督體系

  記者:如何看待黨和國家監督體系在推進中國式現代化、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的定位和作用?

  蔣來用:社會主義現代化包含廉潔的內容和要素,同時也離不開廉潔的保障。腐敗與落后往往共生,廉潔與發達則往往并存。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應該是廉潔程度相當高的國家。英國社會學家吉登斯認為,現代化的進程與民族國家高度集中的控制水平相伴隨,現代性意味著對政治領域、社會領域等各種場所監督的強化。因此,在現代化建設過程中,監督需要不斷加強。黨和國家監督體系建設必須圍繞黨和國家的中心任務或戰略目標開展。不同的時期,監督體系建設的形勢任務并不相同。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明確提出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為未來15年的監督工作明確了方向。紀檢監察機關作為黨內監督和國家監察的專責機關,必須增強“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做到“兩個維護”,自覺主動圍繞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目標來謀劃部署各項工作。

  王剛:黨和國家監督體系是黨和國家治理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在國家治理中起重要的保障作用。一方面,黨和國家監督體系為推進中國式現代化、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提供堅強保障。黨和國家監督體系通過強化對公權力運行的制約和監督,能夠有效保證黨的先進性和純潔性。另一方面,推進中國式現代化、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必須健全黨和國家監督體系。當前,我國發展環境面臨深刻復雜變化,只有構建起更加有效、更加成熟、更加科學的監督體系,才能為推進中國式現代化、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提供有效保障。

  推動監督體系融入國家治理、轉化為治理效能

  記者:在現代化建設過程中,如何推動監督體系更好融入國家治理、轉化為治理效能?

  蔣來用:我認為,第一,建設清廉中國,是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題中之義。第二,黨和國家監督體系建設需要理論上取得突破,迫切需要將建黨以來的廉政建設經驗和制度,尤其是黨的十八大以來經過實踐檢驗的有效做法定型,提煉成為穩固的理論體系和制度體系。第三,要積極運用現代化技術。信息化已經成為當今全球經濟社會發展的顯著特征和大趨勢,黨和國家監督體系建設必須跟上信息化、智能化步伐,體現便捷化、高效率、精準性要求。比如,通過數據共享實現各類監督貫通;利用大數據、區塊鏈等現代技術開展審計、巡視等監督工作;運用新媒體開展廉政教育宣傳,推進媒體融合改革;加大監督信息公開力度,加大網絡信訪舉報受理和處理,加強數據信息搜集、研判、比對分析,實現主動監督和精準監督,及時對群眾反映的問題進行處理并反饋回應。

  王剛:推動監督體系融入國家治理、轉化為治理效能,必須有效發揮監督在發現問題、堅守底線、防范風險、促進治理上的重要作用,保證整個治理體系安全、高效運轉。一是堅持和完善黨和國家監督體系。黨和國家監督體系是國家治理體系優勢轉化為治理效能的重要保證,要統籌協調包括黨委(黨組)監督、紀委監委監督等在內的各種監督,使之融入到國家治理中。二是使監督體系更加契合黨的領導體制。黨的集中統一領導是我國國家治理體系的顯著優勢,只有使黨和國家監督體系更加契合黨的領導體制,才能推動制度優勢更好轉化為治理效能。三是把政治監督擺在更加突出位置,堅持黨中央重大決策部署到哪里,監督檢查就跟進到哪里,有效化解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征程上的各種風險挑戰,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保駕護航。(本文刊登于《中國紀檢監察報》2021年1月21日理論周刊第5版)(趙林 胡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