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所在的位置:首頁 > 廉潔文化 > 清風文苑
深耕一片鄉土
信息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 發布時間:2020-12-21

  閩西的深秋,楓葉火紅稻谷金黃,天地萬物染上一層秋的包漿,美得令人沉醉。雨是在我坐上梁永英的車子駛離上杭縣不久開始下的,一直下到中都鎮梁永英的家庭農場門口才停,前后半個多小時。

  福建省上杭縣中都鎮是著名的“魚米之鄉”。這里海拔不高,植被良好,林木密如稻株。

  作為土生土長的中都人,梁永英和村里的其他孩子一樣,從小就干農活,養成了吃苦耐勞的品格。2002年,她考入華東政法大學,成為全村第一位女大學生。畢業后,她在省城工作,與同鄉大學生李曉文結婚生子。梁永英月子是在家鄉坐的,孩子全部用母乳和米糊哺育,米糊的原料就是家鄉大米磨出的米粉。雖然從小吃家鄉米飯,玩家鄉泥巴,但在這之前,梁永英對家鄉泥土的感情,似乎僅停留在肌膚之親,對家鄉米飯的感情,也局限于口腹之欲。月子期間,她對泥土和米飯的感受是實實在在的,心和家鄉貼得這么近,就像嬰兒緊貼在自己懷里。

  “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淚水,因為我對這片土地愛得深沉。”泥土的清香、草木的清香、米飯的清香、果蔬的清香……梁永英從來沒有感到家鄉這么香,這么可愛。

  2010年國慶節,梁永英回鄉看望父母和公婆,看到路旁廣告牌上的“福建省拋秧第一鄉”,既興奮又羞愧。興奮的是家鄉竟如此出名,羞愧的是自己對家鄉竟一無所知。

  “這是個大有可為的寶地。”梁永英對家鄉的認識和熱愛又加深了。那一刻,她萌生了回鄉創業的念頭,這念頭如此強烈。

  梁永英之所以選擇種植水稻,首先是那幾年水稻收成不錯;其次是國家大力倡導“家庭經濟”,土地流轉有補貼,種田也有補貼,政府還出資推進高標農田建設,修建機耕道鋪設水泥渠道,以利于機械化作業、灌溉和運輸。

  一度把回鄉創業詩意為“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梁永英,漸漸體會到什么叫“萬事開頭難”。

  2012年種植的50多畝早稻,因為經驗不足,其中15畝秧苗爛在田里,給梁永英潑了一頭冷水。但是她沒有退縮,權當洗了個冷水澡,血反而更熱了。早稻秧苗已經過季,無秧苗可補種,梁永英靈機一動,補種晚稻黑糯,“無心插柳柳成蔭”,黑糯收成極好,且受到市場青睞。

  之所以“有心栽花花不開”,并非運氣不好,而是能力不足。有了這次失敗后的意外成功,梁永英不放棄任何學習機會,盡一切可能提高自己的專業能力。

  2015年,梁永英農場流轉耕地已達860多畝。有了規模,機械化就得跟進,她先后購買了插秧機、烘干機、無人機。第一次使用插秧機時,鄉親們跑來看熱鬧,看著插下的秧苗歪歪扭扭,斷定風一吹它們就會倒伏。鄉親們認為,世世代代的拋秧傳統,豈是說丟掉就丟掉的?第一次用無人機噴灑農藥,鄉親們跑來看笑話,認為無人機的風力會導致稻子倒伏,不可收拾……

  面對質疑,梁永英總是笑著說:“接受新生事物需要一個過程,唯一的辦法,就是證明給大家看。”終于,功夫不負有心人,梁永英成功了,無論效率產量還是品質,都高于傳統耕種法,產值和產量連年翻番。

  近年來,梁永英的農場連年豐收,生產加工的稻米成為上杭和龍巖最受歡迎的優質稻米,并輻射周邊縣市,還不斷有電商加盟。

  梁永英對鄉土的感情和感恩與日俱增,對鄉親的感情和感恩與日俱增。她認為,報恩的方式之一,就是善待耕地和鄉親。她積極承擔耕地土壤改良與生態修復。以秸稈還田和紫云英輪作方式,提高土壤有機質含量和耕地綜合生產能力。同時通過畜禽固液廢棄物綜合利用,實施沼液灌溉,倡導綠色種植。

  她向村民傳播現代農業理念,把他們由傳統農民轉變為現代農民。“自己富了不算富,大家都富才算數!”梁永英一直鼓勵村民有償流轉土地,統一耕種。同時,她也積極雇傭出租土地的農戶到其農場做插秧、施肥、除草等工作,不會因為土地出租而無所事事。目前,梁永英為萬余村民提供了就業崗位。

  村里有一對貧困夫妻,妻子身患重疾,丈夫是聽障人士。在梁永英的鼓勵和支持下,丈夫一口氣流轉100多畝耕地,技術由梁永英免費提供,種子只收成本價,稻谷高于市場價收購,插秧、噴藥、收割、運輸等環節,全部使用梁永英的現代化設備,運輸費用也由梁永英承擔。兩年后,這對夫妻脫貧了。100多畝耕地,夫妻倆做夢都不敢想啊。

  “春播一粒種,秋收萬顆糧,對我而言,播種就是大喜事,勞動是一切幸福的源泉。”說到這里,梁永英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鄉親們的想法應該和我一樣,他們看到了希望,所以才會熱切地播下希望。”

  如今,無人機、物聯網、大數據……現代農業生產手段比比皆是,但有一件事,梁永英始終親力親為——看水,就是到田間查看水稻是否缺水。尤其是夜晚,騎著摩托車看水,天上的星星,地上的燈火,蟲鳴蛙叫,清風徐來,稻花香里“聽”豐年,充滿詩情畫意。梁永英骨子里是個浪漫的人,以播種的方式,在家鄉的沃土上書寫著豐收和鄉愁的現代版詩詞。

  “中國人民要把飯碗端在自己手里,而且要裝自己的糧食。”這是梁永英家庭農場院墻上的一句話,道出了許許多多勞動人民的心聲。

  (邱貴平 作者單位:福建省光澤縣紀委監委)